2628彩票平台 全民故事计划丨做摩的师傅前,我谈的是百万生意

发布时间:2019-06-25 17:16:00 作者:admin 阅读量:24


  2628彩票平台   全民故事计划的第377个故事—

  一

  吃晚饭的时候,我就发现小阳手腕上多了一块劳力士。我不得不注意到它。他用戴着手表的这只手,从我面前走了无数趟,取走一些牙签、纸巾,或者米醋之类无关紧要的小东西。我记得小阳是不喜欢在面汤里加醋的。

  我看得清楚,他太巴望谁来问他这只名贵手表的来历了。一桌子的人都在为自己今天的工作和生活眉飞色舞,没人满足他这个愿望。

  小阳抿着嘴沉着脸,眉眼愈发冷峻。我转过头,用惊诧的语气问他:“咿,这不是劳力士手表么?名牌啊——”

  大家都停下来,捞起他的手腕仔细打量,嘴上啧啧有声:“哎呀,这是真的吧,看着挺像的,得上万了吧……”

  “货真价实!”小阳如愿以偿。

  “我刚好骑电动车从那经过,你们知道的,御景国际酒店,住进去的都是有钱人!我就看见那两男的在酒店门口,扭成一团,拳打脚踢。就在这时候,这块手表——”

  小阳抬起胳膊,左右转了两圈,好让大家看得更清楚。“就它,从我眼前一闪,滚到垃圾桶旁边了。我一踩油门,冲过去俯身勾起,然后飞快地跑了!”

  众人对它的真实性不再怀疑。只要不是小阳买的,那它必然就不是高仿假货了。

  我接过那块劳力士看了看,手表边缘果然有刮花的痕迹。原先的表带断了,小阳给它换了一根棕色的皮质表带,显得有点不伦不类。

  我原想问他,是不是又擦伤哪了,怎么身上有股紫药水的味道。想想又作罢。怜悯不是什么好感情,被怜悯的人不得不接受怜悯者略带嫌弃的敷衍。而这个,是小阳最受不了的。

  几个月前,小阳还不是现在这个小阳。他没有开电动车,不会见人就凑上去问一句:“去哪,要送不?”他不知道夜里哪个酒店出没的姑娘最好看,不穿这种露胳膊的旧汗衫,也不会拿槟榔嚼得脸颊鼓成两个小山丘。

  那会儿他把一套深蓝色的西装穿得熨帖妥当,口袋里装着一包软中华。那不是给自己抽的,见客户的时候他会谦和地笑着,从烟盒里扣出一两根,递给对方。

  二

  那时候,小阳的身份是某中介公司的大股东。公司的主要业务是给老板们介绍合适的写字楼。他们公司的办公楼坐落在前海湾,落地玻璃窗外能看到浅灰色的海岸线,旁边是设计感十足的图书馆,很气派。

  这家公司的另一个股东叫迟明,是小阳前东家的部门经理。在一次跟老板拍桌子骂架后,迟明辞职出来独立门户。被他拉入创业队伍的就有小阳。我见过迟明,个头不高,敦实的身材,笑起来憨憨的,眼神里又透出几许精明。

  小阳决定辞职跟迟明创业那天,格外兴奋。他跟我们描绘新办公楼的时尚阔气,新业务前景有多广阔,大生意马上就要来了,飞黄腾达,指日可待。

  “你们知道么?”小阳压低嗓子,眼里闪着光亮,故作神秘地说,“迟明给了我百分之四十的股份!”

  我立马嗅出一股可疑的气息。在这里,我必须介绍一下小阳。他是我的兄弟,一个白日梦幻想家,一名极具冒险精神的赌徒。本质上,他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,没上过大学,一张大专文凭全靠牺牲睡眠时间自考得来的。

  拿到文凭后,他从工厂的流水线挣脱出来,穿着拧巴的衬衣,走进一个又一个气派的办公楼,试图从蓝领阶层升级为白领精英。

  刚出社会,小阳还不懂装腔作势,他被骄矜冷酷的HR眼睛一扫,硬是给看矮了几分。不等HR多问,他就结结巴巴、面红耳赤地坦白,这个大学文凭是自考得来的。连撒谎都不会,公司自然看不上他这种自卑的诚实。

  就这样找了两个月工作,处处碰壁,小阳都准备重回工厂流水线的时候,迟明慧眼识珠,破格录取他到自己部门做一名基层销售员。

  这让小阳将迟明视为知音,他是骏马,迟明就是他的伯乐。

  我应该为他的机遇和冲劲感到高兴的,可关心的话倒出来,就凝成了一根根带刺的箭,齐齐射向他。“迟明工作十多年了,有人脉,有稳定的客户资源,也有一定的储蓄,他创业是有准备的。那你呢?你作为一个占了百分之四十股份的合伙人,你有什么优势,是他非你不可的理由?”

  小阳的脸色果然不太好看。“别瞧不起人!我那是技术入股。人家认可的是我的工作能力,这有什么可怀疑的。”

  我还想说什么,小阳已经起身,做出要走的势态。他敲敲桌子,把那张大红色的开业典礼请柬搁在上面,一副你爱来不爱的样子。

  这时我才注意到,他身上那股拧巴劲儿淡了很多。他已经不会把衬衣扣子系到下巴底下,黑皮鞋里边也没穿白袜子了。

  三

  他俩公司开业那天,人气很旺。小阳跟迟明接待了一拨又一拨的客人。等我们过去时,一次性杯子已经不够用了。我把带来的咖啡递给小阳,立马挽起袖子跟他一块招呼客人。

  后来我得知,公司开业两个月,都没有谈下一份像样的合同。迟明在办公室挥斥方遒,频频带来“某大客户即将跟公司合作”的好消息。在他的鼓舞下,小阳不管天多热,都会穿着那套西装,背着书包往外跑。

  为了省钱,他每天就买几个馒头充饥。到后来,馒头也买不起了。他找我借五千块钱,我才知道,他两个月没领工资了。

  我给他煮了碗泡面。他吃得急,一口塞进去烫得眼泪花直冒,手上的动作却并不肯慢下来。

  “我也是股东,现在公司刚起步,大家伙都没拿钱,我能好意思要钱?你们女人就是目光短浅,为了点蝇头小利就自乱阵脚,成不了大事。”小阳的热情并没有被饥饿驱散,他沉浸在创业必然会经历坎坷的浪漫中。

  我把剩下的几盒泡面装袋子里丢给他:“得了,我这种小女子也就关心吃喝拉撒,你们干大事去吧。”

  没过多久,有朋友问我,小阳有没有找我借钱,我才意识到不对劲。大家一对发现,小阳找身边的朋友从几万几千到几百的数额,借了个遍,加起来数目将近十万。

  商量后,他们建议我去找小阳聊一聊。钱不打紧,看着兄弟误入歧途,这不能不管。我打电话给小阳,约他周末喝一杯。可没等到周末,小阳就过来找我了。

  看见我,他没头没脑地问一句:“你见过迟明吗?”他一定是临时起意上我家的,脚上还夹着人字拖。

  我心里咯噔一下,果然出事了。他侧身闪进来,瘫在沙发上,眼神是破碎的,整个人失魂落魄。

  迟明消失是上个礼拜的事。那天他跟往常一样西装革履,开着那辆丰田小轿车出入前海湾敞亮的办公楼,对饿得两眼无光的小兄弟们招招手:“看我签一个大单回来,晚上请大家吃涮羊肉!”

  一直到第二天晚上,迟明还是没有露面。小阳担心过他的安全,迟明给他发信息说女朋友生病了,得晚几天来公司,他还说兄弟们别担心,胜利就在前方。

  就这样,大伙等待胜利的曙光,一连等了六天,迟明依旧没有过来。公司开始人心惶惶。只有小阳坚信,迟明一定会回来请大家吃涮羊肉。

  四

  这期间,小阳甚至靠着自己顽强的意志,感动了一个卖建材的小老板,准备跟他签下第一份合同。在小阳找公司盖章时,回头才发现,迟明的办公室里已经空空如也,连财神爷的塑像都搬走了。

  迟明的女朋友,将他跑路的消息确认无疑。一帮人看着那个身材细瘦的女人,以出奇的爆发力将办公室砸得残肢断臂。她声嘶力竭地对每一个人说,你们看到迟明了告诉他,如果这个月底不还钱不露面,我就从这栋办公楼顶上跳下去。

  这话有点危言耸听,可是面前这个人财两空的女人,以狂怒的气势和举止告诉在场同样空财的人,那不是威胁。

  有人一屁股蹲坐在地上:“你跳!我也跳,他骗我说给我百分之四十的股份,公司要筹钱拿到前海办公楼的租赁权,还差二十万,那都是我从银行借来的……”

  这个消息形同一个炸弹。被骗已经成为既定事实,迟明用自己最后一点信誉,把跟随他的兄弟和相伴多年的恋人都搜刮干净了。他已经做好了抛弃过往的准备。

  小阳心如死灰。原来被看好能力的技术股小阳,不过是给迟明凑了点跑路费。

  真相很快水落石出。连这个气派的落地大玻璃窗的办公室,也是迟明挪用之前一个老客户的场地,根本就没有掏一分钱。

  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导小阳。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给他。我们没有说话。我怕自己一开腔就变成了“我早就说了”的训导,或者是我故作轻松的语气,被小阳理解成了还钱的暗示。

  这个夜晚,小阳留宿在我家。他沉默地喝了半宿的酒,冰箱空了后,他甚至把厨房的料酒都拿过来凑数。我害怕他喝多了要去楼顶,就悄悄把门窗都锁死了。

  小阳目光炯炯地审视我。他看出了我的担忧,忽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冷笑。

  “跳楼?狗屁!老子还没出人头地!”顿了一下,打了个嗝,他压着嗓子说:“这辈子就是要饭,老子也不会去打工了,你放心,欠你的钱一定还……”

  他醉酒严重,我没把他的话当真。凌晨三点,他在客厅吐了一大堆,我去拿拖把的间隙,他清醒了一会,跟我透露接下来的人生计划,他要去赚一笔钱,一笔能让他翻身的钱。翻身后要怎么样,我没听清楚,因为他转头对着刚清理干净的地板又吐了一堆。

  现在看来,那天晚上小阳说出的“这辈子都不打工”并不是开玩笑。也许是受够了那张让他抬不起头的大专自考文凭,他没再给任何公司投简历。他用最后一点钱,买了一台二手电动车,开始了出人头地的计划。

  五

  在深圳,到处都流窜着跟交警上演猫抓老鼠的电动车师傅。他们平时可能是泥水匠、保安、去幼儿园接孩子的爷爷,驾着电动车在人流中游动,对每一个多看了他们一眼的人搭讪:“去哪,要送不?”

  这句话简洁明晰,对小阳来说毫无压力。很快他就掌握了电动车生意的几个高峰时期。比如早上上班时期,送白领们去地铁站、公交站;中午的时候,接放学回家吃饭的学生娃娃;到了晚上,流萤们更是电动车师傅的主客户群。

  生意好的一天能赚到两三百。小阳算给我听,每天三百,一个月就是九千,一年就是十万。

  但这到底是高危职业。交警时不时突击围剿,将一台台电动车拉走锁起来,等风吹日晒雨淋,电池报废后,才让“小阳们”领走。几个月的辛苦钱一下没了。

  他们中还有人为了躲避被抓,慌不择路地一头撞上疾驰的货车,转眼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碎片。

  说起别人的惨剧时,小阳是当作笑话一般的轻松漠然。他是电动车大军里罕见的年轻人,靠着警惕和灵活的身手,躲避了每一次的围追堵截。

  碰上生意好,小阳会买个大西瓜送过来,月底还上一堆五块十块的零碎钱。我们坐在地板上,听他聊昨晚拉的小姐,被客人掐得青一块紫一块,又或者是半夜喝醉酒的男人,脱光衣服对着马路上的榕树撒尿,嘴里高喊:“come on!baby!”

  他有我家的钥匙。凌晨三点多,我在书房打字,能听到他轻手轻脚地开门,去阳台换一块备用电池。墙上映着他的影子,耸着半个肩膀拎着电池,瘦得跟竹竿一样。

  我隔着房门喊他:“桌子上有粥,饿了喝一口。”他“哎”一声,也不放下电池,就这样耸着肩膀,单手摸了那只碗,一口喝完出去。

  那时小阳搬到菜市场附近的一个农民房,房东不准他把电动车停在门口,连充电都成问题。我去那找他,门口坐了一个老头,梳着油光锃亮的大背头。他一边看报纸一边用力咳了口浓痰,吐在我们脚边上,骂骂咧咧:“年轻人,不干点正经事!大白天的也不去上班!”

  我跟小阳对视一眼,等走远了一齐朝老头子的方向吐了口痰。小阳告诉我这是他的房东。我就跟他说,你把电动车停我小区楼下吧,电池拎我家充电。

  后来有一次,他打电话问我,认不认识交警队的人。他的车被抓了。刚好我有一个骑友在当地街道办上班,他跟交警队的一个队长熟识,绕了一圈后,小阳拿回了电动车。

  可没多久,车又被抓了。这次我没脸皮再去麻烦朋友。我劝小阳找份正经工作,“你看看你现在吊儿郎当的模样,连房东都瞧不起,再这样下去,你就废了!”

  我听见小阳电话里的声音变得尖锐而傲慢:“你那点钱,我马上就还清了,用不着摆着一副成功人士的嘴脸来教训我。”

  一阵难堪的沉默后,他有些沮丧:“你让我去上班,可现在有什么工作能让一个没上大学的小混混去,还住得起小区房,吃得起馆子。我连生病都不敢生!”

  我想起小阳的电动车曾被一辆宝马车主蹭到,是车主的责任。他当时连人带车摔倒在地,车主跑出来扶他,问有没有受伤。小阳皮实,连块皮都没蹭破,摆摆手就要走。车主不放心,掏了五百块钱给他,叫他去医院看看。小阳为这轻易得来的五百块钱感到羞愧和欣喜。他跟自己的自尊心斗争很久,还是收下了。

  第二天,他的膝盖肿得跟馒头似的,小阳才知道那一摔得厉害。可他舍不得那五百块钱,去医院拍个片就没了,硬是忍了下来。

  我还想起那年高考,小阳跟我说:“咱们两个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的。”

  那时候我们对出人头地后是个怎样的景象,还没有具体的概念。后来我去上大学,他去了工厂流水线。他把赚到的第一笔工资打给我一半,作生活费,得意洋洋地说:“你好好念书,老子得提前发达了。”

  我还想起了很多事,面对小阳的质问,我却什么都说不出口。

  六

  那辆电动车被抓后,小阳马上借钱买了第二台。我们的往来在那通电话后,至此就淡了。后来他把钥匙还给我,也不来我家充电了。

  等小阳再来找我,是他还清所有债务之后的事。

  我问他:“还开电动车不。”

  “开,开了四辆电动车了。这次被抓了就再也不想买了。”他终于意识到这行当的危险性。

  “那你要不要去上班?”

  “不去,不上班,那太苦了。”

  小阳已经存了点钱,他报了健身学院的教练班。半年后,他一身健美的腱子肉,走起路来东冲西撞,很是惹眼。

  我问他打算去哪家健身房上班,他神秘地笑一笑,说:“老子要创业了。”

  这次创业走得慢。他先找了一家挺小的健身房,承包了教练部的业务,一个人干上课跟销售所有的活儿。一个死气沉沉的小健身房竟然被私教部给盘活了。

  后来又有几个同行相继加入,人气愈加旺了。健身房的老板原本当私教是块鸡肋,眼见着小阳他们赚钱,眼红就收回了经营权。

  小阳很快找了新的场地,打算把整个健身房的经营权拿到手。他把前期的积蓄砸进去,又借了不少钱,带出了自己的团队。

  小阳对每一个选择跟他创业的哥们说:“我愿意把股份分给大家,有钱一起赚!”说完,他做成了合同,跟每一个人签字盖章。

  公司成立那天,我看小阳拍着胸脯说:“好好干,晚上大家一起吃涮羊肉去!”     2628彩票平台  

我要评论

Catfish(鲶鱼) Blog V 2.0.39